迎接2016年再上一层楼的中国

 


首先祝贺诸位读者2016年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!其次是希望我们的祖国在现有的改革势头上,再上一层楼!

甚么是美国梦?

据说,习近平提出的《中国梦》是看到美国人提出《美国梦》后的效果不错, 而引发出来的。那么“美国梦”是什么?又是谁提出来的呢? 我最近查考了一些资料,原来《美国梦》早在一两百年前就在美国社会上有人谈论过,后来美国一个历史学家杰姆斯.亚当斯(James Truslow Adams  1878-1949)在他的著作《美国史诗》(The Epic of America)中正式提出的。 美国后人对“美国梦”这一说法解说不一。有的说,主要是:人人平等。在美国这个国家,不再采取欧洲的“贵族世袭制度”。人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未来。我心想中国科举制度始于605年时的隋朝,发展并成型於唐朝,以考试来选拔人才。现代社会公務員选拔制度亦是从科举制间接演变而来。

有的说:“美国梦”包含几个要素:美国提供了人人都能成功的机会; 人人都拥有平等的权利;人人都有信仰的自由。有人举了美国富豪洛克菲勒福特和当今的比尔.盖茨的例子:你看,这个国家,一个普通人都能发家致富。我心想,这有什么了不起?中国目前不是也有一个马云吗,他比你们的比尔.盖茨还有钱。一提到马云,我就想到,中国的世道真的大变了。“中国梦”的确在实现中。如果马云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早就是被打翻在地的资产阶级狗崽子了!现在他能随中国主席访问美国,这变化太太太大了。

 

什么是中国梦?

但是,什么是“中国梦”呢?有个评论家在一个官方媒体上这样写道:

“中国梦”具有最大限度为实现国家富强、民族复兴、人民幸福而凝聚人心的伟力,无论面对多少挑战、多大困难,始终以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积淀和历史智慧为底蕴,给人以希望、给人以信心、给人以力量 。 “中国梦”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不竭动力,牵引着中国砥砺前行的脚步。“中国梦”为探索人类文明多样化发展道路开辟了更加光明的前景。成就“中国梦”,既是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历程,也是中国人民开拓、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伟大历程。

这就是“中国梦”吗?诸位读者,我觉得我们中国媒体队伍中有一批人,套话用得活灵活现。记得我在国内工作时,常听支部书记在传达上级指示时,不着边际地讲了一通,调子很高,听后一头雾水,不知他在说什么?现在,在读了上面的对《中国梦》的解说以后,我心想,“我老关读后都一头雾水,那么农民大众真的可以去“做梦”了。

 

“中国梦”不是空话

“中国梦”不是空话,应该给人们提出一个具体的奋斗目标:“应该克服什么?现在应该实现什么?今后应该树立什么?”幸亏,这两年来,习近平和李克强在推行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上,根据下面集中上来的意见,提出了很多具体方案,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发言权。目前,国内有些年轻人,不喜欢静下来好好地看报读书,跟着社会上的一些舆论表态,有些很有道理,有些是很肤浅的。

诸位读者,目前在国内的问题多多,老百姓有很多不满意,但绝不能只停留在感性上,要静下心来多做些思考。最近,我把2015年中共中央第十八届五中全会决议中所阐明的改革内容,好好地看了几遍,觉得写的相当具体。如果他们都能实现,那中国真可以向前迈一大步,十年后,国民收入翻一番,我还是蛮有信心的。

 

《欧洲梦》是否成为泡影?

诸位读者,欧洲人早在二次大战后,就有了自己的《欧洲梦》。先是法德荷比卢六国携手,成立《欧洲经济共同体》,后来发展为六国政治联合的《欧洲共同体》,发展到现在的《欧洲大联盟》,实现了欧洲货币统一,一片叫好。但是自从希腊发生经济大崩溃,欧盟巴黎发生恐怖袭击案以来,西方世界紧张万分,尤其是美国和西欧国家乱了手脚。法、比、德、奥等国,草木皆兵,采取严厉措施,增加安全警卫人员。在美国的穆斯林更遭殃,草木皆兵。最近美国共和党竞选下届总统的唐纳德·特朗普,竟然公开宣布,今后美国禁止所有穆斯林人入境。他一言激起千层浪,轰动全球。虽然欧美政客纷纷起来批评他,但他在竞选中竟然还有全国25%选民支持率。这就是美国的民主,超越了现代人性标准的底线。一旦他真的当选美国总统,岂不世界大乱。其实,你美国有必要那么紧张吗?只要你美国在第三世界多干点好事,少挑起矛盾,世界会平静很多。

 

二战后美国参加的国际战争

  美国是一个只有200多年历史的年轻国家。美国的发展史是一部战略性扩张史。根据美国官方统计资料,无论是冷战期间或冷战后,美国一直对外频繁使用武力:1798年至1993年期间,美国以武力解决冲突的案例高达234次;冷战期间美国对外较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约有125次。1990年以来,美国以保护美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等为借口,先后对外出兵达40多次,其中对他国进行强力军事干预就有10次。美国参加的对外战争如朝鲜战争、越南战争、巴拿马战争、索马里战争、科索沃战争、伊拉克战争、阿富汗战争等等,不知死了多少人。你好好的一个西方世界,不是实行和平、民主博爱?要全世界都以你们为表率吗?还是要全世界都为你服务。中国是否也要向你美国价值观学习?

 

不要老是杞人忧天

诸位读者,随着年龄的加大,我逐渐进入另外一个境界,就是尽量与世无争,积极、乐观地看世界。不要老是杞人忧天。有一位在德国住了十几年的华人朋友问我:“关老师,你在国内受了不少冤枉和苦难,但是你来到国外,仍然很爱国,在德国朋友面前,你总是护着中国,令人不解”。我回答说:这很自然。自己的国家你不去爱她,反而要分裂她,这是什么人性。我对毛泽东掌权后所犯的政治错误,是不会原谅他的。对共产党,我也没什么感情,但也要相对地分析,不能一棍子打死。我们不能忘记那些为革命前仆后继、牺牲的老革命家。现在中国老百姓能有今天这和平的生活环境,难道不感谢他们?有一个叫廖一武的人,到国外,到处在西方人面前哭诉自己所受的种种迫害,按理说,也情有可原,但他把现在的中国说成是地狱,中国人多么受苦受难。他在国外公开讲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中国,要求把中国分裂,连许多外国听众都接受不了,纷纷提前离场。当一个文化人到国外如此否定自己国家的,怎会赢得旁人的尊敬?

 

这六十多年,中国的变化惊人

       2015年12月14日的《汉堡晚报》发表了一篇FRANKENBERG作者写的文章《现今世界比我们想的好多了》。他批评了人类的一些弱点,以偏概全,以个人的处境来看世界、尤其是当前的信息渠道很多,媒体的报道往往是选择一些黑暗层面,用夸大的手法,把当前的世界形容得问题如麻、社会大混乱。作者用

很多数字来证明,当今的世界尽管有战争和混乱,但是比起前几世纪来说好很多了。他例举了一些非洲国家的例子,还特别强调中国这几十年来,无论从老百姓的生活质量、经济崛起、学生数量、住房和医疗条件,用具体数字来证明,不知比过去好了多少倍,在许多地方已经可以与西方先进国家并驾齐驱了。

我很认同他的说法。我在中国生活时的三年灾害期间(上世纪六十代初)经常读到:“我们的道路是曲折的,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。 但我们的前途在哪里? 前途在马列主义里,前途在毛泽东思想里,前途在优秀共产党人的奋斗中,前途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努力之中!”结果,就在这大话背后,当时饿死了几千万人。

 

中國正在進入一个後改革開放時期。

其实作为一个国家而言,常常出现新的转折点。美国、欧洲、俄国、非洲上一世纪都如此。但变化最大的是中,不知经过多少次从零开始的转折点。辛亥革命、抗日战争、新中国成立、三年灾害、文革十年浩劫、四人帮下台、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。當下的中國——习近平时代,不管上面怎么说,我认为又是彻底的从零开始。有不少国内外的华人朋友认为,当前的政府更趋于保守,改革的阻力日益加大,舆论的自由比过去更受到限制,来自各方面的挑戰不斷增多。真的如此吗?

笔者认为,如何正确认识中国当前的形势,非常重要。也许又有人不喜欢听,又说我拿了中共多少钱?但我还是要说。我认为:习近平基本上打破了新中国以来、固有的上层建筑的老格局,在军事上、政治上、经济上进行大改组,中国目前正在經歷又一個歷史上的新轉折點。

又是一年过去了,2016年是中国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开局之年,是中欧关系开创新局面的一年,也是欧洲一体化建设最最严峻的一年。

中國發展道路與發展,提出了一些令人思考的新观点。实际上,随着中国经济上的起飞和中国的经济改革模式越来越被人们关注,中国是不是仍像毛泽东时代那么集权一言堂,毫无民主可言?我不那么看。单单从十八大五中全会决议来看,如果不广泛泛接触下层,征求意见,是提不出这么多具体改革意见的。

 

施密特和基辛格对中国的前途怀有信心

在西方世界里,有两个重量级政治家——德国的的老总理施密特和美国的前国务卿九十二岁的基辛格。德国老总理施密特不久前才辞世,活到九十六岁,我非常难过,一方面是我和他有二十多年的私人交情,无话不谈,另一方面是他对中国的认识和看法与西方很多政界、文化界人士不一样。他一再重复,中国不一定要学习西方那一套,而且也学不会,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是道家儒家文化,它已经深入到中国人的血液里,是不可能改变的,而且也不需改变。他认为中国人是一个进取的民族,既谦虚,又好学。如果十年内中国在经济上超过美国,他并不觉得惊讶。

在2015年11月14日施密特老总理追悼会后的汉堡议会大楼的招待会上,我有幸邂逅了美国前国务卿、大政治家基辛格。能和他促膝谈心,又只是我们两人,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。当他知道我是中国人,又有共同的朋友香港的SILAS曹,他很高兴。他问起我是怎么会到德国来的?我向他谈起我写的个人传记《浪》(德文版:生活在两个天空下),他要我一定寄给他一本,并且叹口气说:“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历史上不可避免、必须经过的一段经历。它的走向极端,反而促进了中国快速的向前发展。我不会忘记第一次访问中国的情景,再看看今天,中国这么多年来所发生的剧变给中国创造了多少新思想,新机会”。

“那您看中国还会走回头路吗?”我问。

“不会,绝对不会。国民也不会答应。中国现领导人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。”

我真佩服他。一个九十二岁的老人,说话底气还是那么足,还是那么自信,从他送给我的《ON CHINA》一书中对中国问题的看法,仍是那么尖锐,太不简单了。但愿他老人家长命百岁!

2015,12,28日于柏林